第367章 房遗直的支持(1 / 2)

获取第1次

第367章

韦浩听到了韦富荣说自己姑姑小儿子吕子山的事情,也是无语。

“没事,打了就打了,这里不是华洲,也该给他一个教训,真是的,到了京城,就给我老实点!”韦浩对着韦富荣说道,

韦富荣听到了,看着韦浩,欲言欲止。韦浩就看着韦富荣,然后叹气了一声问道:“你是不是答应了姑姑什么?”

“嗯,这小子我看了,虽然是喜欢玩,但是是一个聪明的人,你姑姑想要让他跟着你,看看能不能谋一个一官半职的,你看?”韦富荣点了点头,看着韦浩说道。

“不是,爹,你答应这样的事情干嘛?”韦浩很无奈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你是国公,按照朝堂规定,每年都可以举荐一个官员上去,你现在是两个国公爵位了,去年也没有举荐,你的姐夫们,文化程度也不高,你大姐夫现在也是在学堂任教,俸禄高不说,也没有那么多压力,反正你姐挺满意的,也不希望你大姐夫去当官,

而其他的姐夫,也没读多少书,举荐也通不过,但是这个小子,是读了不少书的,但是估计是不能通过科举。”韦富荣看着韦浩介绍了起来。

韦浩才听到了,没做声。

“再说了,你这么多姑姑,那些姑姑的孩子都大了,你也没办法举荐他们,就吕子山一个人了,爹呢,作为他们的舅舅,是吧,能帮也不可能不帮一下!”韦富荣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叹气了一声。

“爹,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轻易答应人,往后,举荐的制度会取消的,以后朝堂取士,都是要通过科举的,去年有不少国公举荐了,都被打回来了。”韦浩看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点了点头表示知道。m.

“再说了,现在那些勋爵就是保留了一个权力,就是自己的子嗣可以就读国子监下面的那些学堂,到时候安排职务,其他的有关举荐人的权力,都会逐步取消。”韦浩对着韦富荣交待说道。

“好,那,你表哥的事情?”韦富荣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看看再说,我可不敢贸然答应了,他要是真的有大聪明还行,如果是小聪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以为官场这么好混呢?”韦浩对着韦富荣说着,

这几年官场的变动会非常大,一个是世家子弟该退的要退下来,另外一个就是科举这边通过的人才,也会逐步安排,一些没什么本事的官员,会被取消任命了,如果到时候跟错了人,就该倒霉了,

当然,吕子山如果聪明的话,那是一定会做好事情,其他的事情不管,有韦浩在前面顶着,谁也不敢怎么欺负他,但是他如果有其他的心思,那就不好说了。

“行,要不现在去看看,他马上去要去考试了,去看看也好。”韦富荣对着韦浩说着。

“嗯,行吧,我知道你和小姑姑从小关系就好,诶!”韦浩无奈的点了点头,韦富荣和小姑姑感情很好。

“行!”韦富荣听到了韦浩的话,也很高兴,毕竟这个是自己的亲外甥,自己不可能不管,但是自己管不了,还是要靠韦浩,他就怕影响到韦浩,这样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他要尊重韦浩的意见,

韦浩坐了一会,就带着亲兵前往西城老宅这边,

到了老宅,这边还有下人在,看到了韦浩过来,纷纷行礼:“见过公子!”

“嗯,表公子呢?”韦浩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在书房这边,公子,我带你过去!”一个下人马上站了起来,带着韦浩前往,很快韦浩就到了那个小院,发现里面有人在说话,听着是有好几个人。

“有客人在吗?”韦浩看着下人问了起来。

“是的,公子,表公子经常带着人过来,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老爷也没有吩咐下来。”那个下人马上拱手回答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就推门进去了,刚刚一推门,发现里面几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坐在那里笑着聊天,接着非常惊愕的看着大门口方向,韦浩外面可是披着纯白狐皮的披风,腰间也是玉腰带,头顶金冠,不怒自威。

“你,你是,你是慎庸表弟?”坐在主位上的那个年轻人,站了起来,看着韦浩问道,

韦浩点了点头,也打量着吕子山,不高不矮,瘦瘦的,脸上还有伤,不过长倒是还是可以的,有点小英俊。

“夏,夏国公?”那几个人听到了,全部站了起来,此刻韦浩往前面走去,吕子山也是赶忙站起来,让开了自己的位置,

韦浩坐了下去,马上就有亲卫过来帮着韦浩拿下披风和腰刀,一个下人过来,给韦浩递上茶水。

“表,表弟!”吕子山看着韦浩,有点紧张的说道,韦浩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笑容,怎么不让人害怕,虽然眼前的这个少年,比自己还小,但是论权力地位,那是自己仰望的存在。

“坐!”韦浩开口说道,他们也是小心的坐下来。

“伤的不重吧?”韦浩看着吕子山说道。

“不,不重,主要是他太欺负人了,那个姑娘是我先看中的,他过来就要说要那个姑娘,我说不给,他就动手了,如果不是提了你的名字,我估计要被打死了。”吕子山坐在那里,很是委屈的对着韦浩说道。

“姑姑让你过来参加科举的,不是让你来游玩的,再说了,京城这边,卧虎藏龙,国公的儿子,侯爷的儿子,还有王爷和王爷的儿子,不过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要小心才是,你倒好,来了,不好好看书,去那种地方?还好意思?还有,你刚刚说,提了我的名字,人家还打了你吗?”韦浩坐在那里,不悦的看着吕子山说道。

“没有,一提你是我的表弟,他们就听说了,另外,扔了1贯钱,就走了。”吕子山摇头说道,在韦浩面前,他不敢瞒着,但是他对韦富荣没说实话,不知道为何,吕子山有点怕韦浩。

“人家给了脸了,就不能继续去找人家的麻烦了,他哥哥我很熟悉,他,我不认识,他可能都没有资格认识我,下次我和他大哥吃饭的时候,我问问,这个事情,你也不要想着去报复,在长安就是这样!长个记性!”韦浩对着吕子山说道。

“是,我知道了!”吕子山点了点头说道。

“你的同窗?”韦浩看着那几个年轻人,对着吕子山说道。

“是,都是华洲的,一起过来参加,他们得知我受伤了,就过来看我!”吕子山马上对着韦浩说道,接着那几个人就站起来,对着韦浩拱手行礼,自报姓名。

“嗯,好,既然是一个地方的,那就一起好好学习,没几天就要科举了,争取考一个名次,光宗耀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