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平步青云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57章 赵国柱的心思(1 / 2)

赵国柱狠狠一拍桌子:“柳浩天,你是不是认为你在千湖镇那边做出了一点成绩就可以为所欲为呀?你是不是认为千湖镇少了你就无法正常的运转下去呀?”

赵国柱这些话说得有些诛心。

柳浩天冷冷的说道:“赵县长,你不要激动,更不要现在就给我扣帽子,你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周炳华看了赵国柱一眼说道:“赵县长,虽然市政府的通报批评已经下来了,但是我这边并没有接到过市政府任何人员打来电话或者以文件的方式对此事进行询问,这份通报批评来得十分莫名其妙,难道市政府是单线和你联系的吗?”

赵国柱顿时一愣:“也没有人联系过我。”

周炳华点点头:“这就有些问题了,市政府通报批评我们恒山县的干部,但是我们恒山县对此事确不知情,更没有人亲自下来了解一下,那么我认为,此事有些蹊跷。我们还是先听一听柳浩天同志是如何解释的吧?”

说完,周炳华看向柳浩天。

柳浩天沉声说道:“周书记,赵县长,首先我要明确一点,我们恒山县环保局出现了一刀切的问题,作为分管环保局的副局长,我承担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但是,我必须要声明三点,第一,媒体报道失实。因为要求环保局搞一刀切之事并不是我要求的,我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第二,环保局方面在作出决策之后,从来没有就此事向我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汇报,他们一直在特立独行,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分管副县长放在眼中。

第三,市政府的通报批评文件是在没有进行详细调查的基础上做出来的。对此,我表示强烈不满。”

柳浩天说完,周炳华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赵国柱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他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内幕。

就在这时,柳浩天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周书记,赵县长,各位县委领导,基于以上三点声明,我将会有针对性的做出反击,如果因此而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与我无关。

为了让大家今后不怨恨我,我先把我将要采取的反击措施跟大家明确。”

柳浩天刚刚说到这里,罩不住就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从柳浩天的语气中,他听出了柳浩天要把事情搞大甚至搞的非常严重的可能性,赵国柱真的有些头疼了,毕竟,柳浩天是他的副手,如果事情闹的特别大的话,他这个县长是很没有面子的。

所以,赵国柱立刻打断了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可能是冤枉的,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事情搞大,搞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柳浩天冷冷一笑:“赵县长,如果你被泼脏水泼到我这种程度,你能忍受吗?

即便你能忍受,但是我柳浩天绝对不能忍受。

我是军人转业出身,我的做事风格是,1是1,2是2,对是对,错是错,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含糊。

我错了,我柳浩天承担我该承担的责任,但是我没有错,别人非得往我头上泼脏水,不管是谁,我必须要反过来打他们的脸!

所以,为了让各位领导有个心理准备,我想大家还是先听我说一说吧,以免到时候事情不好收场。”

赵国柱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周炳华拦住了:“赵县长,你还是听一听柳浩天同志打算怎么办,以我对他脾气的了解,这种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忍的,搁在谁的身上,谁也忍不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再唱高调了。”

赵国柱只能闭嘴,柳浩天目光扫视全场,最后目光落在了杜贵斌的脸上,冷声说道:“我的反击措施如下:

第一,我会对所有对此事进行歪曲报道的媒体提起法律诉讼,同时通过大型媒体,对这些媒体进行声讨。他们不在公开媒体上对我赔礼道歉,此事决不罢休。

第二,根据我的了解,这次的事情各大媒体以及那些被停止生产的企业老板,之所以把矛头直接指向我,是因为环保局的局长刘子龙十分卑鄙的要求所有的工作人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必须告诉相关的涉污企业,明确的告诉他们,之所以采取一刀切的行动,是因为这是我柳浩天这个分管环保副县长明确要求的。这才有了如今的各种针对我的负面报道,包括市政府对我的通报批评的文件。

可以说,环保局局长刘子龙要承担这些事件的主要责任,所以,我希望县委县政府在对此事进行详细调查之后,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如果还需要我柳浩天待在副县长的这个位置上,那么刘子龙这个环保局长必须撤掉,他现在已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如果不处理他,天理难容法理难容。

第三,市政府针对我的通报批评的文件必须撤回,同时必须向我以文件的方式道歉,否则我将会直接向市委和省委同时反馈这个情况,必须要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必须要恢复我的个人名誉。同时追究牵头负责此事的人的相关责任。”

柳浩天说完他的三点反击措施之后,会场内的各位恒山县的县委领导们脸色全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都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要闹大了,因为柳浩天所提出的这三点要求,每一点,都有可能会闹得很大。

尤其是第1点和第3点,第一点将会掀起巨大的舆论风波,第3点将会让市政府十分难看,甚至没有台阶可下,很有可能会有人因此而受到严肃处理。

此时此刻,周炳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

赵国柱看向周炳华沉声说道:“周书记,听柳浩天同志的意思,他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冤枉,如果事情真相是这样的话,那么柳浩天同志的的确确有些委屈。

但是,如果柳浩天同志身为一名党员干部,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的话,那么恐怕以后也难当大任。

对于我们现在的恒山县来说,保持稳定和繁荣,大力发展经济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们不能因为某些同志受了一点委屈,就非得搅个天翻地覆水深火热,我认为那样是非常不成熟的,也是没有任何的政治智商的。”

说到此处,赵国柱看向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同志,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说的第3点如果一旦成功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恒山县要因为你而得罪了市政府,甚至得罪了市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那么你认为,在今后的各项工作中,我们恒山县是否会受到重点的照顾,到时候,这些责任谁来承担?你承担得起吗?”

柳浩天冷冷的说道:“赵县长,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我相信,市政府的这份通报批评的文件来路不明,甚至不排除某些领导受到蒙蔽的可能性,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市政府那边有人在针对我,所以,不管对方是谁,我不惯他这个毛病,而且既然对方针对的是我,他不应该把这件事情与咱们县委联系起来,他今后如果要报复的话,也只会报复我,我认为这一点赵县长应该放心。而且我相信,不管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是谁,他在最后的定格中肯定不会出现,肯定会推出一些替罪羊来,所以对此,你完全没有必要太过于上心,我既然敢这样做,就有这样做的理由。

如果我这次不给对方一个教训呢,那么以后,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呢。

要不赵县长,咱们打个赌如何,我这次可以不追究此事的责任,但是如果以后市里再有任何针对我的批评,那么所有的责任必须由你一个人揽下,你看这样如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